u赢电竞网页版

中时社论》国安灰犀牛风险 - 中时社论 - 言论

  

历史性的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高峰会议落幕,接著登场的是美国与日本、南朝鲜的外交、国防部长“2+2”对话,以及美印防长会议,这一系列外交攻势具有双层目标:体现了美国总统拜登宣示的“美国回来了、外交回来了”,以及为美中战略竞争厚植“实力基础”。18日的美中高层会议将是试金石。

台湾是美中交锋不可回避的“棘手议题”,拜登政府对台湾的承诺屹立不摇,但川普时期过度操作的“台湾牌”显然不是拜登的政策选项。位于美中战略对抗中心的台湾更需要以实力基础才能融入Quad倡议的“自由开放印太”体系,但民进党极端“反中”的意识形态扭曲了目标与手段,已成为对外关系的最大障碍。

Quad峰会是拜登联合盟邦与伙伴对抗中国的起手式,但会后的联合声明《Quad之精神》刻意压低对中国的“针对性”,完全不提中国,显然不愿被贴上“抗中集团”的标签,反而扼杀了以后与中国对话、合作的机会,损害与中国的经贸利益。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在会后简报表示,4国领袖讨论到中国构成的挑战,也清楚表明对中国没有幻想,但中国并非根本议题,而是聚焦于迫切的全球危机,包括气候变迁及新冠肺炎等。

面对记者询问“台湾的外交部长”曾表示希望与Quad有更多的安全合作,会中讨论是否触及台湾?苏利文回应,Quad“不是军事联盟”,“不是一个新北约组织(NATO)”,而是4个民主国家针对经济、科技、气候及安全共同努力的机会。

关于安全的内涵,苏利文只是点出,广泛的海事安全、人道救援、灾难应变已是Quad的核心议题。他强调,由于Quad是一个新兴机构,从自由航行到更大的区域安全问题仍待领导人及工作阶层进一步界定。

值得注意的是,苏利文的详细说明中刻意规避了台湾,凸显了台湾议题的高度敏感性。台湾加入必然引发中国的最强烈反应,是否有利于Quad及印太地区和平稳定?4国与中国及台湾的关系及利益各有不同,是否可达成共识?可以确定的是,即使宣示对台湾安全的承诺稳若磐石的拜登政府,亦无意依循“川普模式”,利用台湾问题升高对中国的抗争与敌意。

Quad峰会落幕也是美中竞争新阶段的开始,国务卿布林肯与苏利文订于18、19日在阿拉斯加州安克拉布治,会见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外交部长王毅。美中最高阶外交决策官员会议未上演就火药味十足,中方定位是“应美方邀请的高层战略对话”,而美方强调只是在美国领土进行的“会面”,双方言语机锋、步步为营,只为抢得先机。

议程、议题仍然未定,双方也都认知会议过程难以平顺,苏利文自信满满表示,这次会面将体现拜登以“实力基础”面对中国的战略。除了在印太地区的凌厉外交攻势外,美国也正努力改善与欧盟的关系,希望在对抗中国议题上统一步调。在美国国内部分,拜登签署了《美国救援方案法》、今年经济成长将创造10年来最高纪录、确保关键产业供应链、积极推动施打新冠肺炎疫苗等,都可强化美国的谈判地位。

拜登就任以来,对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不断发出美国终将“胜出”的乐观信息,但地缘政治终究要以实力对抗,美国不再享有后冷战时期的唯一霸权地位;而面对美国的吓阻,中国更不轻易就范。香港、台湾、贸易,甚至维吾尔族穆斯林的种族灭绝问题,都将是中美直接讨论的话题,可以预期双方将是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美中首度2+2会议中,美方将从战略层次说明重大议题的立场及基本利益所在,而中方原则是“聚焦合作、管控分歧”,不会进入关税及出口管制等细节。但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及美国重大利益的台湾问题不可避免将是攻防焦点,双方坦白的对话虽不能解决歧见,但至少有助于了解彼此底线所在,缓和紧张对立情势,也应证了拜登国安团队的一贯主张:美中竞争虽然尖锐,但充分沟通对话是双边良性竞争的唯一途径。

美国积极的外交作为将为美中关系打开更多可能性,相对台湾的不可测性风险就会增加。美国以实力基础展开对中国的沟通对话应是台湾仿效的模式,可惜在民进党极端反中的立场下,只能消极被动依附美国,而成为台湾的国安“灰犀牛”风险。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